香港凤凰神算论坛
主页 > 香港凤凰神算论坛 >

这项发现 颠覆了学界对宁波古地图的认知

发布日期:2021-09-15 04:27   来源:未知   阅读:

  现存于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宁郡地舆图》,以“迄今发现最早且最为详尽的宁波城厢地图”为人熟知。文史学界一般认为此图绘制于1846年前后,是一幅以立面形象详细绘制清道光年间,宁波城内街巷、河渠、湖塘、桥梁、官署、寺庙、塔楼等建筑物的“精致版”中国古代传统城市图。

  近日,宁波大学历史系学生沈文杰通过知乎、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发表论文“《宁郡地舆图》绘制考据研究”,文中提及,2014年在奥地利拍卖行还出现过另一个版本的《宁郡地舆图》,与“美国本”在绘制风格、标题写法、画面内容上有很多不同,为此前所未见。因“奥地利本”含有的时代信息更早,沈文杰推测,“奥地利本”或为“美国本”的底本。

  据沈文杰表述,2014年12月5日,奥地利LEMPERTZ拍卖行在德国科隆举行的以“亚洲艺术”为主题的第1044号拍卖活动中,第302号拍品“一幅巨大的宁波地图,绘于1846年之后”(A large map of Ningbo. After 1846)预估价为400-500欧元,最终以4216欧元(约32000元人民币)的价格被拍下——这件拍品,正是另一个版本的《宁郡地舆图》。

  根据拍卖行提供的信息,这件城市地图上方有墨迹题字,纸本设色,来自奥地利一位私人藏家之手。但遗憾的是此次拍卖没能得到古地图学界的及时关注,始终未见相关研究。

  由于拍卖行不提供拍品的高清影像,目前公开信息中只能见到一张“模糊版”。通过放大比对,沈文杰还是在其中发现了有价值的信息。

  从外观看,“奥地利本”颜色褪色严重,折叠处有破损,“美国本”绘制风格更为精致。“美国本”整幅尺寸为113×96厘米,而“奥地利本”整幅尺寸为122×102厘米,略大于“美国本”。

  “美国本”标题写作“寕郡地與圖”,“奥地利本”标题作“甯郡地輿圖”。古人有避讳一说,道光皇帝名“旻寕”,一般以“甯”字为避讳时的通用异体字,从这一点看来,“奥地利本”更符合“时代特征”。而“美国本”标题里的“與(与)”字不同于“輿(舆)”,为一个“低级错字”。

  在建筑画法和道路细节上,两个版本存在较多不同,如东渡门内城守都间府、常平仓等不见于“奥地利本”;而“奥地利本”中标有天一阁,不见于“美国本”。地名写法上,奥地利在灵桥门外准确地标出“濠河头”,“美国本”不仅标注有所偏移,还按照宁波话白字标注为“咸河头”。在建筑着色上,两个版本也有很大区别,“美国本”将很多当时城中与基督教有关的场所统一标为浅蓝色,“奥地利本”无此做法。

  不同于学界对“美国本”《宁郡地舆图》的时间判断,沈文杰认为,“美国本”的绘制时间或晚至1870年前后。他列举了多条理由,比如延庆寺东南方向的“育德堂”,据同治《鄞县志》载,始建于同治五年(1866),绘图时间不可能早于此年;图中“江东庙”毁于咸丰十一年(1861),重建于同治七年(1868);而“都土地庙”在同治十年(1871)从三法卿东首移至君子营,图中仍在三法卿东首……根据这些信息,基本可将“美国本”《宁郡地舆图》绘制时间定位在1868-1871年之间。

  而“奥地利本”的时代偏早,不仅仅是因为标题避道光皇帝讳,还有一个判断依据是府侧街“长老会”的有无。据丁韪良(美国传教士)在《花甲记忆》中的记载,“长老会在宁波的教堂是得到纽约的伦诺克斯兄妹的共同捐助而建成的,它的奠基仪式就在我刚到宁波时举行”(丁韪良于1850年5月抵达宁波),“奥地利本”中未绘出此教堂,而“美国本”中将此建筑补绘并着以浅蓝色。

  综合多种信息,“可以判定,‘奥地利本’是‘美国本’的底本,‘美国本’是‘奥地利本’的摹本,‘奥地利本’是目前所见最早的一幅宁波(鄞县)城市地图。”沈文杰得出结论,“考之时间,‘奥地利本’可能绘制于药行街天主堂复建之后,长老会教堂建成、天后宫等被毁之前,即1846-1850年”。另查同治《鄞县志》可知,“宁波府”于道光三十年(1850)改“甯波府”,故“奥地利本”绘制于1850年的可能性比较大。宁波晚报记者顾嘉懿受访者供图

  沈文杰,象山人,今年7月毕业于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历史系,他的网名“后宫地图三千”,或许比他的真人更加有名。他以此名开设的微博、博客、微信公众号、知乎号,时常分享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舆图信息,关注者众多。

  去年宁波晚报曾报道他利用网络数据库找到清末《宁波府驿站路线略图》《浙江宁波府属地理舆图》等事件,为地方古地图的发现与收藏增加了精彩内容。沈文杰告诉记者,《宁郡地舆图》一文,虽近日才发表,此文实则写成于2019年1月,因为今年是宁波建城1200年,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将此文进行公开,或有助于增加公众对地方史的认识。